<pre id="wohgd"></pre>
      1. 您所處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動態 行業動態

        【行業觀察】經濟日報解讀《飼料糧供給關乎國家糧食安全》

        2023-10-12 文章來源:經濟日報

        保障飼料糧供給是大食物觀下保障肉蛋奶等畜產品供給安全的基礎和條件,是樹立大食物觀的應有之義。我國是世界畜牧第一大國,也是飼料糧需求第一大國。構建多元化食物供給體系,需要在保證糧食安全的基礎上提高飼料糧供給保障水平。本期特邀專家圍繞相關問題進行研討。

         

        一、我國飼料糧需求持續增長

         

        在大食物觀視角下,如何理解保障飼料糧供給安全的重要意義?

        楊富裕(中國農業大學草業科學與技術學院教授):飼料糧是支撐畜牧業高效發展的重要物質基礎,事關國運民生。我國是世界畜牧第一大國,也是飼料糧需求第一大國。飼料糧的定義具有廣義和狹義之分。狹義的飼料糧通常是指按照糧食消費需求劃分為飼料需求的一部分;廣義的飼料糧則是指為滿足養殖動物的需要,將未經加工帶有皮殼的糧食直接制成飼料所消耗的糧食,在狹義概念的基礎上納入了粕類、糠麩、干酒糟及其可溶物等糧食加工副產品,主要包括玉米、稻谷、小麥、豆粕及薯類等。

        在實際生產中,一切用于飼喂的農作物資源也都可以被稱作飼料糧。廣義的飼料糧原料類別豐富、區域分布廣泛,包括飼草、農作物秸稈、木本飼料等。據統計,青綠飼料及干草存量超9000萬噸,青貯飼料常年產量2.8億余噸,各類秸稈及其加工產品每年可達7億余噸,加之灌木或樹木莖葉、其他草本木本飼料及其加工產品、塊莖塊根及其加工產品等,各類廣義的飼料糧資源總量逾15億噸。

        2022年,我國飼用糧食消費量約占糧食消費總量的48%,超過口糧消費近15個百分點。從我國各品種糧食作物飼用數量占當年消費總量的比重來看,玉米為70%左右,燕麥為60%以上,高粱為40%以上。此外,大豆、大麥直接飼用部分的占比基本都低于10%,而其用于加工的部分數量大、增長快、占比高,加工后的副產品主要用于飼料。據測算,我國谷物、大豆綜合飼用占比均已超過50%。

        2022年我國居民人均糧食消費量為136.8千克,較十年前下降8%,而肉、禽、蛋、奶人均消費總量上升超過20%。在解決吃飽問題后,飼料糧安全問題以及畜產品產量與價格問題愈加重要。我國糧食生產已實現十九連豐,2022年糧食產量創歷史新高,達到13731億斤,糧食總產量連續8年保持在1.3萬億斤以上??诩Z自給率在100%以上,谷物自給率在95%以上,人均糧食占有量約480公斤,高于國際公認的400公斤糧食安全線,做到了谷物基本自給、口糧絕對安全。

        然而,這并不能夠全面反映糧食安全問題。我國是全球第一大糧食進口國,2022年,大豆進口9108.1萬噸,玉米進口2062萬噸。糧食進口量較大,隱性自給率低,這些進口糧食主要就是用于飼料糧消費。按照當前我國飼料轉化水平計算,2035年我國玉米等能量飼料缺口將超過8800萬噸,糧食消費量為8.67億噸,大豆等蛋白質飼料缺口將超過1.24億噸。飼料糧需求因畜產品需求增長及結構轉變而持續增長,糧食消費呈現口糧消耗量逐年減少、飼料糧消耗量持續攀升的特點??梢哉f,沒有飼料糧安全就沒有糧食安全。

        與國際上其他食品消費大國相比,我國人均肉類、蛋白質、脂肪攝入量仍處于較低水平,發展空間較大。預計到2032年末,肉類、禽蛋、奶制品總消費量將分別達到10485萬噸、3555萬噸、7902萬噸,玉米和大豆總消費量將分別增長33235萬噸、11947萬噸。

        保障飼料糧供給安全是大食物觀下保障肉蛋奶等畜產品供給安全的基礎和條件,是樹立大食物觀的應有之義,具有多重內涵。首先是供給能力充足,可確保供需平衡和價格穩定;其次是供給能力自主可控,能夠抵御國內外特別是國外的不確定性因素影響;最后是供給能力有韌性,在受到不確定性因素沖擊后能夠迅速恢復。

         

        二、飼料原料進口依存度較高

         

        我國飼料糧產業發展情況如何?受哪些因素影響?

        李愛科(國家糧食和物資儲備局科學研究院首席研究員):我國飼料業起步較晚,1978年才建起第一個飼料廠,1985年混配飼料企業迅速增加,到1998年以后逐漸走向成熟階段,而國外發達經濟體飼料工業進入快速發展期是在20世紀40年代,比我國早了將近40年。就產量而言,當前我國已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飼料生產國。從“質”的方面說,我國飼料企業技術水平和管理水平與歐美經濟體飼料企業管理水平差異較大。

        廣義地講,飼料糧包括以玉米和豆粕為主體的糧油飼料資源。據中國飼料工業協會統計,我國年消耗糧油類飼料資源達4億噸,占全年糧食總產量的60%以上。因此,飼料糧安全成為影響我國糧食安全的重要因素之一。

        我國養殖業配合飼料長期以玉米豆粕型配方為主,近年來除每年消耗約1.7億噸玉米、3000萬噸稻谷、小麥等原糧和7000萬噸豆粕外,仍消耗1.3億噸左右其他糧油副產物原料用于飼料工業。

        大豆作為蛋白類飼料主要原料,其加工產品約80%用于飼料利用、其余為植物油,國內豆粕年飼用消費量約為7000萬噸。海關數據表明,大豆是占比最大的糧食進口品種,數量占全國糧食進口總量的62%,金額占全國糧食進口總量的74%。2001年至2022年,我國大豆進口量從1393.9萬噸增至9107.8萬噸,進口依存度常年居于高位,2012年以來一直維持在80%以上。同時,2010年以后開始進口豆粕,2022年,我國進口豆粕5萬噸,出口豆粕43萬噸。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22年全國大豆產量為2029萬噸,比上年增加23.7%,進口量是國內產量的近5倍,產需缺口較大。

        除此之外,我國是世界第二大油菜籽進口國、第三大菜籽粕進口國,葵花籽粕進口量是國內產量的2倍多,魚粉對外依存度也一直維持在60%85%之間。

        歷年來國內大豆增產潛力受限,主要原因有兩個:一是耕地資源總量不足,質量不高;二是大豆和油料種植效益總體不高。大豆和油料種植效率較低,大豆的單產僅相當于玉米和小麥的三分之一、稻谷的四分之一,油菜籽產量略高于大豆,但仍顯著低于玉米和小麥,糧食主產省缺少發展大豆和油菜籽生產的內生動力。2020年,除了花生每畝凈利潤為正外,大豆、油菜籽每畝凈利潤均為負,大豆每畝凈利潤為-60.3元,油菜籽每畝凈利潤為-138.9元,低于玉米每畝107.8元的凈利潤水平。目前我國大豆單產較低,約為130公斤/畝,僅為世界平均單產的三分之二。

        根據國家糧油信息中心和中國飼料工業協會等最新數據,我國2021年實際棉籽壓榨量850萬噸,出殼270萬噸,出油率13%,應用到飼料工業的棉粕加工蛋白飼料原料為460噸;實際壓榨菜籽1514.71萬噸,出油率34%,只有約800萬噸菜籽餅粕用于工業飼料;實際壓榨花生920萬噸,出油率35%,產生350萬噸花生餅粕用于工業飼料。

        玉米作為谷物類飼料原料,是我國飼料原料中的主要能量飼料,目前國內玉米年飼用消費量約為17000萬噸。據統計,2022年受自然災害影響玉米產量為2.59億噸,較2021年下降680萬噸,下降幅度2.56%。近幾年,我國玉米進口量呈增長趨勢,進口量由2017年的283萬噸增長到2022年的2062萬噸,2021年減少了773萬噸。從進口國別來看,2022年我國主要從烏克蘭和美國進口玉米,占比分別達到25%74%。此外,海關數據顯示,我國2022年進口小麥980萬噸、大麥576萬噸、高粱1014萬噸。2022年糧食進口量占全國糧食總產量6.8653億噸的21.4%。不僅如此,近兩年我國每年肉類進口量也較大,相當于上千萬噸的飼料糧進口。

        和大豆一樣,耕地資源總量不足成為我國玉米產量的主要限制因素之一。盡管2016年實施市場化改革后,國內玉米價格明顯下降,但通常高于美國和烏克蘭等。從國內來看,受玉米去庫存政策的影響,國內玉米飼料及加工需求增加,玉米產需缺口仍有進一步擴大的趨勢。從國外來看,國際玉米市場供應充足但需求下降,如美國2022年玉米期末庫存創下幾十年來的最高水平,這些進一步擴大了國內外玉米價格差距。

        面對我國飼料資源緊缺狀況,需加快推進飼料糧減量替代。如通過改進雜粕低溫制油加工工藝,并配合生物技術增值利用,提高蛋白質消化利用率。此外,其他谷物及其副產物資源豐富,如米糠、麥麩、糟渣等,可通過增值利用節約優質飼料糧使用,從而保障我國飼料糧供應安全。

         

        三、積極推進飼料糧減量替代

         

        我國在推進飼料糧減量替代方面采取了哪些舉措?有何效果?

        薛敏(中國農業科學院飼料研究所飼料加工與質量安全創新團隊首席科學家)2022年我國工業飼料產量達3.02億噸,產值1.32萬億元,居世界首位,這需要龐大、穩定的飼料原料供應體系支撐。我國畜禽飼料長期以玉米豆粕型日糧配方為主,飼料糧消費比重大。從我國資源稟賦來看,國內飼料原料中,能量供給有余,蛋白含量偏低,需要進口資源彌補,蛋白原料進口依存度高。2022年,我國啟動了大豆和油料產能提升工程,多管齊下,推動大豆油料擴種,產量首次突破2000萬噸,但進口大豆仍有9108萬噸,90%以上用作飼料,對外依存度仍在80%以上,一定程度上威脅國家糧食安全。受限于我國國情和資源稟賦,國產大豆因耕地面積、品種單產等因素影響,國內滿負荷生產也難以滿足需要。

        在這一背景下,需以低蛋白、低豆粕、多元化、高轉化率為目標,聚焦“提質提效、開源增料”,統籌利用植物動物微生物等蛋白飼料資源,加強飼料新產品、新技術、新工藝集成創新和推廣應用,引導飼料養殖行業減少豆粕用量,為促進飼料糧節約降耗,保障糧食和重要農產品穩定安全供給提供有力支撐。2022年,在畜牧業飼料生產全面增長的情況下,通過采取減量替代措施,飼用豆粕比上年減少320萬噸,相當于減少大豆需求410萬噸,飼用豆粕在飼料中的占比降至14.5%。

        2023年,農業農村部制定發布的《飼用豆粕減量替代三年行動方案》提出,2025年,飼料中豆粕用量占比從2022年的14.5%降至13%以下、全國優質飼草產量達到9800萬噸、在全國20個以上大中城市開展餐桌剩余食物飼料化利用試點等。

        目前,我國在推進飼料糧減量替代方面,主要采取提效、開源、調結構等綜合措施,為保障飼料工業穩定發展提供有力支撐。

        一是低蛋白日糧“提效”措施,最高可減少豬禽飼料蛋白消耗1320萬噸。低蛋白日糧名為“低蛋白”,實際為“高品質”,能提高飼料蛋白消化利用率,并減少二氧化碳的排放,是畜牧業減排的必然要求和發展方向。我國氨基酸工業、飼用酶制劑產業從數量和技術上都處于世界領先水平,可以為低蛋白日糧應用提供有力保障。根據《豬營養需要量》和《雞飼養標準》中豬、蛋雞和肉雞不同生長階段蛋白需要量,通過增加合成氨基酸添加量,豬、蛋雞和肉雞養殖全程飼料蛋白含量可降至低蛋白水平,對生產性能和平均飼料成本沒有明顯影響。

        中國農業科學院飼料研究所組織實施飼料配方軟件國產化、飼料糧減量替代技術體系研究等重點項目,通過挖掘飼料資源潛力、研發關鍵技術,突破玉米豆粕型配方限制,以多元化低蛋白日糧精準配方和精細加工為抓手,實現配方軟件國產化彎道超車。

        二是新蛋白資源挖潛“開源”措施,最高可增加飼料蛋白供應量1200萬噸。目前已研發多元化飼料資源,充分挖掘動植物、微生物資源潛力,替代傳統飼料生產方式,并研究建立相應標準和規范體系,形成較完善的大豆、玉米等減量替代技術體系,開辟我國飼料原料供給新途徑。利用合成生物技術,轉化一碳氣體,“無中生有”制造蛋白質,通過生物固碳技術開發新型飼料蛋白資源。以微生物菌體蛋白為例,其粗蛋白質含量高達83%以上,18種氨基酸占蛋白質比例達94%,蛋白質消化率超95%,10種必需氨基酸含量及其結構比例接近魚粉,遠優于豆粕。根據對其生產潛力的估算,如果將工業尾氣總量的60%用于發酵,可生產飼料蛋白520萬噸,同時為溫室氣體減排作出貢獻。

        此外,餐桌剩余食物也是可利用的資源。據估測,我國35個大中城市餐桌剩余食物近2000萬噸,這部分資源經適當加工后可作優質飼料原料。若在全國收集餐桌剩余食物,按照利用率60%測算,可轉化成飼料蛋白100萬噸。若在35個大中城市收集餐桌剩余食物,按照利用率70%測算,可轉化成飼料蛋白70萬噸。

        三是優質飼草“調結構”措施,可增加優質飼草蛋白供應590萬噸。如果利用現有耕地擴種苜蓿和青貯玉米各500萬畝,可生產優質苜蓿300萬噸、青貯玉米600萬噸,折合增加飼草蛋白供應量110萬噸;采用苜蓿玉米套作模式,利用現有耕地推廣苜蓿玉米套作種植2500萬畝,飼草蛋白平均畝產量增至160公斤,為奶牛養殖增加優質飼草蛋白供應量230萬噸;通過開發利用鹽堿地、灘地等土地資源,每畝可產出飼草蛋白50公斤,如果開發利用鹽堿地、灘地等土地資源5000萬畝來種植優質飼草,可再增加飼草蛋白250萬噸。

        根據以上措施,預計國內飼料蛋白缺口可從3290萬噸壓縮到180萬噸,其中減需求1320萬噸、增供給1200萬噸、做替代590萬噸。此外,我國低值農副產品和廢棄物存量豐富,開展低值農副產品和廢棄物飼料化的生物轉化可以變廢為寶,提高相關資源利用價值。通過生物技術提高秸稈、釀造糟渣、陳化谷物的飼料化利用率,促進農業農村資源循環和綠色發展,實現玉米減量替代2000萬噸。

         

        四、借鑒國際經驗提升供給能力

         

        從全球范圍來看,發達國家如何保障飼料糧供給安全?

        韓昕儒(中國農業科學院農業經濟與發展研究所副研究員):近10年來,全球飼料糧需求量保持快速增長態勢。根據經合組織和聯合國糧農組織最新數據,全球谷物的飼用需求量從2012年的8.3億噸增至2021年的10.3億噸,增幅達到24%,比食用需求的增幅高11.5個百分點。蛋白粕類的需求量從2.7億噸增至3.6億噸,增幅達到33.3%。與此同時,全球人口總量增加了7.5億人,人均肉蛋奶需求量分別增長了2.1%、9.0%5.8%。隨著世界人口增長和膳食結構轉型升級,畜產品需求快速增長,帶動飼料糧需求的快速增長。

        從生產端看,飼用谷物產量增長迅速,生產集中度較低。飼用谷物產量從2012年的12.8億噸增至2021年的17.0億噸,增幅達32.8%,比同期稻谷和小麥的產量增幅高21.7個百分點。2021年,飼用谷物產量排名前三的依次是美國、中國和巴西,三國產量占全球總產量的比重為43%,比2012年下降了1個百分點。飼用谷物的生產集中度與小麥基本相同,低于稻谷60%的水平。

        油料作物的產量同樣快速增長,但主要集中在巴西、美國和阿根廷。2012年至2021年,油料作物產量從2.6億噸增至3.9億噸,增幅達到50%。2021年,油料作物產量排名前三的依次是巴西、美國和阿根廷,三國產量占全球總產量的比重達到了77%,比2012年的產量前三名集中度提高了4.5個百分點。這主要是因為油料作物單產水平普遍偏低,是典型的土地密集型產品,主要集中在美洲等人口少、耕地多的國家。2021年大豆和油菜籽的全球平均畝產分別為191公斤和129公斤,明顯低于稻谷的318公斤、小麥的233公斤和玉米的392公斤。

        面對需求增長和國內資源條件限制,發達國家在進口畜產品和進口飼料糧之間普遍選擇了進口飼料糧。除了防疫因素,更重要的原因是畜牧業的附加值更高、產業鏈更長。將畜牧業產業鏈留在國內,更有利于農業農村發展和農民持續增收。在歐洲,德國的肉蛋奶綜合自給率為107%,飼料糧自給率為64%。在東亞,日本的肉蛋奶綜合自給率為79%,飼料糧自給率僅為2%。為了保障飼料糧供給安全,發達國家主要采取了以下措施。

        一是國內有限資源盡量用于生產飼用谷物。由于玉米、大麥等飼用谷物也兼具食用、加工等用途,且單產水平普遍高于油料作物,發達國家普遍優先用國內資源保障飼用谷物的生產。例如,在以豬肉生產為主的國家中,德國的飼用谷物自給率達86%,油料自給率僅為26%;在法國,飼用谷物自給率達181%,油料自給率為83%。在以牛羊肉等草食畜牧業為主的國家中,英國的飼用谷物自給率達84%,油料自給率僅為41%。飼料糧自給水平反映了這些國家對飼用谷物和油料作物保障的優先序。尤其是法國,充分利用自身比較優勢生產飼用谷物且實現凈出口,并沒有采取飼用谷物和油料作物均衡發展的戰略。

        二是通過科技提高飼料糧生產效率。2021年,我國的玉米單產水平分別是法國、德國和美國的68.6%、62.6%56.5%,大豆單產水平分別是法國、德國和美國的63.5%、60.7%56.6%。造成我國和發達國家飼料糧單產水平差別較大的主要原因除了耕地質量等資源稟賦因素外,農業科技研發和應用水平是重要原因。在科技研發投入方面,以種業研發為例,國外種業龍頭企業的研發投入遠高于國內企業。在科技進步貢獻方面,2022年,我國農業科技進步貢獻率達到62.4%,但德國、法國、美國等發達國家普遍超過80%。

        三是通過培育跨國企業掌控飼料糧產業鏈。培育跨國企業是發達國家掌控飼料糧產業鏈,保障本國飼料糧安全的重要手段,巴西、阿根廷等飼料糧主要出口國高度依賴發達國家的跨國企業。在生產端,科迪華、拜耳、巴斯夫、科沃施等跨國企業控制了種子、農藥、化肥等生產資料,約翰迪爾、凱斯紐荷蘭、久保田、克拉斯等跨國企業控制了農機裝備。在貿易端,國際四大糧商控制著70%以上的糧食貿易,掌控著全球糧食貿易定價權。

        為了確保谷物基本自給,有必要在立足“大國小農”國情和人多地少資源稟賦的基礎上,借鑒發達國家的經驗,不斷提升糧食和重要農產品穩定安全供給能力。落實大食物觀,統籌確定中長期飼用谷物、油料作物和畜產品的保供目標并優化其生產布局。進一步加大農業科技投入強度,鼓勵飼料糧領域科技創新,探索多元化的農業科技投入融資機制,盡快彌補與發達國家間的生產效率差距。加快培育全產業鏈的農業跨國企業或聯合體,加強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農業戰略合作,提升飼料糧進口來源和渠道的多元化水平。

         

        文章來源:經濟日報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2900號

        色肉色伦交AV色肉色伦-国产一级在线观看-免费a级毛片αy无码-欧美激情视频精品一区二区